最新消息 | 中國嘉德(香港)國際拍賣有限公司
2015-03-12

1間房——比利時侶明室藏明式家具

[專場新聞稿]

中國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賣
《1
間房——比利時侶明室藏明式家具》

拍賣時間:201546日下午

中國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賣會將於2015年4月4日至7日假香港JW萬豪酒店宴會廳舉行,預展日期為4月4至5日,拍賣則於4月6日至4月7日舉行。拍賣範圍包括中國書畫、中國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、青銅器、明式家具以及瓷器工藝品,另外本次拍賣會將首次推出名錶展銷會。

1間房——比利時侶明室藏明式家具》
本次中國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賣,《1間房——比利時侶明室藏明式家具》將是拍賣會另一大亮點,屆時將推出比利时明式家具收藏家、侣明室主人菲力蒲·德巴盖先生的两组珍品,晚明黄花梨券口靠背玫瑰椅六具一套和晚明黄花梨方角柜成对。

2011年春季,中國嘉德曾舉辦了《讀往會心——侶明室藏明式家具》專場拍賣會,70 件明式傢俱百分百成交,總拍賣額達2.48 億元人民幣。2014年秋季拍賣會上,侶明室藏晚明黃花梨圓後背交椅,頗受藏家追捧,最後以2千3百余萬元人民幣成交。

菲力蒲·德巴蓋先生的收藏都來自嘉木堂。嘉木堂主人伍嘉恩小姐的專業素養和審美觀得到海內外藏家、學者以及博物館專家的一致好評。伍小姐為德巴蓋先生甄選的明式傢俱精品先後在故宮博物院、南京博物館、法國巴黎吉美東方藝術博物館等處展出,從不同角度介紹了這些明式傢俱的清麗脫俗。菲力蒲·德巴蓋先生還在伍小姐的引薦下結識了王世襄先生,王老惠贈“侶明室”為其堂號。

玫瑰椅六具成套
侶明室藏晚明黃花梨券口靠背玫瑰椅六具成套,結構透光疏朗,造型柔婉空靈,為上品明式傢俱。玫瑰椅,在江浙地區通稱“文椅”,宋代繪畫《十八學士圖》中,文人雅集場景裡出現了各類坐具,玫瑰椅便在其中。王世襄先生在《明式傢俱研究》中強調玫瑰椅的“形制是直接上承宋式的”。從傳世實物的數量來看,玫瑰椅在明代極為流行,而在今天的生活空間裡,也非常適合靠窗臺置放,玫瑰椅通透的結構,與現代陳設相得益彰。

侶明室的六隻玫瑰椅,寬59.3釐米,深45.5釐米,高88.5釐米,在靠背和扶手間施橫棖,靠背內用板條攢成壼門式券口牙子,施以鏟地浮雕卷草紋,牙子下腳落在橫棖上,棖下施單矮老。 陳夢家夫人藏有一件形制類似的明代黃花梨玫瑰椅,尺寸亦相差不大,座面56×43.2釐米,通高85.5釐米。椅盤上面的靠背和扶手間同樣施橫棖、矮老,椅盤下面則同為壼門式券口,管腳棖下亦設素牙條。王世襄先生指出這種造型屬於玫瑰椅的基本形式。

成套的明式座椅傳世品非常稀少,“四張成堂已知的少數例子包括前加州古典傢俱博物館館藏(王世襄,45),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藏品(Murk,Fong,49),與波士頓美術館‘屏居佳器’展館藏品(Berliner,111)。迄今未有公開發表之六張成套例子。” 可見侶明室藏此套玫瑰椅的珍罕之處。

方角櫃成對        
方角櫃是明式傢俱的另一典型,充足的空間成就了它儲物的主要功能,兼以陳設器物。與其它明式傢俱相同,亦分小、中、大三種類型,若按照王世襄先生的嚴格分類:小型的高1米餘,也叫“炕櫃”,中型的高約2米,它們一般上無頂櫃。凡無頂櫃的方角櫃,古人每稱之為曰“一封書”式,言其方方正正,有如一部裝入函套的線裝書。四件櫃則以大型的為多。

此次我們推出的侶明室另一套藏品,便是一對方方正正的晚明黃花梨方角櫃,高198.1釐米,寬102.3釐米,深57.1釐米,為比較罕見的“一封書”式方角櫃,有閂杆,設櫃膛。整體方正,線條歷練,設計簡約,是明式傢俱中的永恆經典之一。大櫃採用標準的造法,打槽裝幫板。櫃門平鑲獨板門芯,自然紋理美觀悅目,通體光素無飾,白銅正圓形面葉、合頁及鏤雕精美的吊牌成為唯一的裝飾。面葉、合頁與大櫃之方正形成互補。明式傢俱附屬構件之“銅活”,其本身的形狀式樣是非常重要的,是完成其裝飾意義的關鍵所在。侶明室藏這對黃花梨方角櫃,見證了家具與飾件之間是互相調劑、平衡的,由此能體會到傢俱設計者從整體著眼的高超意識。

王世襄、伍嘉恩、侶明室
明式傢俱在市場上成為熱點,是其學術價值和市場價值相互促進的結果。王世襄先生曾總結出明式家具的“十六品”和“八病”,並且認為具有典雅品格的明式傢俱,必須是有獨到設計而不庸俗,真正做到了推陳出新,“新”與“陳”合理統一,不故弄新奇。侶明室收藏的這兩組明式傢俱,可稱“規矩精嚴”。這裡講的“規矩精嚴”是指它們的製作年代都處於16世紀末17世紀初,正是中國家具發展的歷史高峰。明式家具風格上承宋元,榫卯精嚴。“因為現在古典傢俱價值很高,仿古者通常在一些缺胳膊斷腿的老傢俱上精工細做,不惜出高價買一根或一塊適合修配的材料裝上去,然後磨出包漿來,往往不容易發現是後配……新的仿古做法很多,要知道真假就必須去實地深入研究才能知道它的製作、修配新方法。” 王世襄先生如是說。而作為繼承王世襄先生研究方法的伍嘉恩小姐來說,她在進入明式傢俱領域之初,便不僅癡迷於明式傢俱外形的美觀典雅,還深入研究傢俱的榫卯結構,從實物考察、文獻調研、工藝技法三方面下苦功,才取得今日成就,也是嘉木堂贏得好口碑的根本。

在伍小姐的引導、推薦下,菲力蒲·德巴蓋先生對明式傢俱亦有了自己頗為深刻的認知,他曾一語點破明式傢俱對平衡的重視。在其《傢俱與自然》一文中,菲力蒲·德巴蓋先生寫道:“中國人在思想上追求平衡,在日常生活亦然。在某些情況下,為了落實平衡的概念而達至極端的裝飾,即如陰陽成對的桌子”。又說:“木永遠不會構成障礙,總是以它特有的方式去構件和諧自然。” 菲力蒲·德巴蓋先生從環境變化的立場來理解明式傢俱,確實,明式傢俱從古至今都沒有成為障礙,而是與各種環境相得益彰。

七間房與一間房
如果說菲力蒲·德巴蓋先生認識到了明式傢俱與環境的和諧,那麼伍嘉恩小姐作為其收藏顧問,則是在當代社會真正實踐明式傢俱與環境、空間融合的人,在拓展明式傢俱的陳設方面做出了突出成就,她精確地詮釋了明式傢俱能夠與時俱進的魅力,令觀者耳目一新。2014年9月份中國嘉德在北京798藝術工廠舉辦的《7間房》展覽已經證實了這個論點,香幾可以放在時尚的玄關處,圓角櫃能佈置在西式的廚房中,條案、官帽椅則能在現代的書房裡煥發光彩。當代人完全可以在現代生活空間和環境中享受明式傢俱之美,宛如古代文人士大夫享受自己的傢俱和美好的大自然那般愜意。

這次中國嘉德(香港)國際拍賣有限公司春拍推出的六隻玫瑰椅、一對方角櫃,經歷了幾百年風雨摩挲,媚麗依舊,它們同樣可以組合在一個空間中,成為一體。這次讓它們在“會議室”中展現光芒,也是我們在“7間房”中沒有嘗試的空間佈置,此次有機會得以實踐,稱之為“1間房”,一定會給大家帶來新的驚喜。希望會議室這“1間房”與之前“7間房”的佈置,能為明式傢俱藏家提供佈置居室、會廳的範本,更添收藏的樂趣。

如果說傢俱是榫卯的藝術,那麼對傢俱之間的不同組合則是另一種概念的榫卯呈現,姑且稱之為“空間上的榫卯”。這種榫卯是由傢俱和環境共同完成的,奇妙地驗證了明式傢俱可以跨越時空的束縛,成為永恆。“世人每視傢俱為工藝品,不知其佳者為藝術品”,這是王世襄先生的話,中肯又高明。菲力蒲·德巴蓋先生的收藏都在優秀藝術品的行列裡,也只有這種優秀的藝術品才能在各種陳設中大顯芳華。


免責聲明

本網頁所載的所有資料只供參考之用, 本公司將會隨時更改, 不作另行通知, 
雖然本公司已盡力確保資料準確性, 但不保證該等資料準確無誤,
並不會對任何錯誤或遺漏承擔責任。

Wechat QR Code

請使用Wechat中的「掃一掃」功能
去掃瞄此QRcode